中共傳統家風系列之一

文成劉伯溫:事必力戒奢華 人宜淡泊謙卑

來源: 作者:發布時間:2017-05-18 11:07 訪問:3583次

浙江文成劉伯溫:事必力戒奢華 人宜淡泊謙卑

劉伯溫(1311-1375年),名劉基,字伯溫,青田縣南田鄉(今屬浙江省溫州市文成縣)人。元末明初軍事家、政治家、文學家,明朝開國元勛,被譽為“渡江策士無雙,開國文臣第一”,朱元璋多次稱其“吾子房也”。明朝建立之初,曾任太史令、御史中丞。明洪武三年(1370年)封誠意伯,故又稱劉誠意。正德九年(1514年)被追贈太師,謚文成,后人又稱他劉文成、文成公(今文成縣即以其謚號為名)。

  劉伯溫博學多識,學究天人,精通天文、兵法、數理等,尤以詩文見長,其詩古樸雄放,被稱為“一代之冠”,文集《郁離子》、散文《賣柑者言》等都是名作。在文學史上,與宋濂、高啟并稱“明初詩文三大家”。有《誠意伯文集》傳世。

劉伯溫家風家訓

  劉伯溫家風家訓的核心內涵是“重文崇智,尚儉倡廉”。不同于其他歷史名人以成文的家規家訓傳世,劉伯溫家訓不以“言傳”,而重“身教”。它不是傳統意義上文本式的家訓,而是將家訓之要義寓于一件件具體的“家事”之中,如劉伯溫先祖的文武兼備、樂施重義;劉伯溫本人的手撕墓圖、大義拒金;劉伯溫后代的去奢尚儉、恪守家規等,對后代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和教化作用。這些“不成文”的家訓,體現得正是淳正的“劉氏家風”,其內涵之豐富,深受朝野稱頌。朱元璋在《(劉伯溫)父永嘉郡公誥》中評價“朝廷所賴,士民所瞻,皆遺訓之功,力善之征也”。后來南田武陽等地的劉伯溫后裔,又在劉伯溫治家思想的基礎上擬定了新時代的家訓。如今在劉伯溫故居入門口的影壁背后,就鐫刻著“愛家國、睦鄰里、尊祖宗、孝父母、和兄弟、敦族親、訓子孫、正名分、勤職業、慎官守”的祖訓族規。

●劉伯溫家風家訓摘編

儉樸淡泊

  是以去奢尚儉,明君所以弭邪侈;澄心省事,哲王所以清煩囂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擬連珠》

  【譯文】

  所以遠離講究奢侈和排場,崇尚儉樸低調,這是賢明的君王用來消除放蕩不正的行為;使自己處于淡泊寧靜的心態,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事,這是智慧的君王用來清除喧擾的辦法。

    至是還隱山中,惟飲酒弈棋,口不言功。邑令求見不得,微服為野人謁基。基方濯足,令從子引入茆舍,炊黍飯令。令告曰:“某青田知縣也。”基驚起稱民,謝去,終不復見。

  ——摘自《明史·劉基傳》

  【譯文】

  劉伯溫致仕還鄉后回到南田山中,只是喝酒下棋打發閑適日子,從不提及自己曾經的功勛。青田縣令上門請求拜訪他,劉伯溫避而不見。于是,縣令換上便衣,裝成山野農夫來求見。這時劉伯溫正在洗腳,答應見一下本土鄉親,就叫他的侄兒將縣令帶進了他住的茅房里,煮糯米飯給訪客吃。這時“山野農夫”才直說:“在下就是青田知縣。”劉伯溫吃了一驚,馬上從飯桌邊站了起來,自稱草民,連連拜謝,此后,就再也沒有與青田縣令見面。

重文崇智

  人未嘗見其執經讀誦,而默識無遺。習舉業,為文有奇氣;決疑義,皆出人意表。凡天文、兵法諸書,過目洞識其要。

  ——摘自《故誠意伯劉公行狀》

  【譯文】

  人們沒有看到他手捧著經書誦讀,只是默讀后卻都能完整地記住。攻讀科舉考試的學業過程中,寫文章有令人稱奇的氣韻;在破解、對答疑難策論時,都能提出與眾不同的新意。科舉學業之外,他平常也廣泛涉獵天文、兵法等方面的書,看后都能領會這些書中的精要內容。

 

  遇急難,勇氣奮發,計劃立定,人莫能測。暇則敷陳王道。帝每恭己以聽,常呼為老先生而不名,曰:“吾子房也。”又曰:“數以孔子之言導予。”

  ——摘自《明史·劉基傳》

  【譯文】

  遇到急切困難的事情的時候,他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智慧和勇氣,可以馬上定出計劃,普通人不能揣測他的心思。閑暇的時候就向朱元璋講述儒家王道。朱元璋每次都恭敬地認真聽取,經常尊稱他是老先生而不叫他的名字,說:“(你就是)我的張良啊。”又說“(劉伯溫)經常用孔子的思想開導我”。

 

  月滿高樓留客話,燈明寒榻課兒書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再用韻答嚴衍二上人》

  【譯文】

  月滿高樓,我正留著來客談話,客人去后,我又在寒榻上挑燈夜戰,督教兒子讀書。

剛毅廉潔

  基為人剛毅,慷慨有大節,每論天下事,是是非非,無少回曲。

  ——摘自《太祖實錄·劉基傳》

  【譯文】

  劉伯溫為人剛正堅毅,性格豪爽而有遠大的志向,每當在公眾場合討論天下安危的大事時,直接表明利害關系與態度,沒有隱瞞或者曲意逢迎。

 

  無矜我廉,守所當為。無沽我名,以生眾疑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官箴》

  【譯文】

  不可自夸廉潔,廉潔是官員的該有操守;不可沽名釣譽,那樣會讓人生疑。

 

  匹夫貪以亡其身,卿大夫貪以亡其家,邦君貪以亡其國與天下,是皆不知貪者也。知貪者其惟圣人乎。圣人之于仁義道德,猶小人之于貨財金玉也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郁離子·貪利貪德辯》

  【譯文】

  平民因貪而毀掉他的身家性命,卿大夫因貪而毀掉他的家族事業,諸侯君主因貪而毀掉他的封國和天下。這是因為,他們不懂得“貪”的真正含義。“貪”的真正含義應該是,貪德而不是貪財。知道“貪”的這個含義的大概只有那些圣人吧。圣人對于仁義道德的渴求,就如同小人對于金銀財寶的貪戀。

孝敬慈愛

  朝原思眷令,夜船夢萱草。寸步隔河山,惄焉傷懷抱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發安溪至青田戎事急不得留有感》

  【注釋】

  ①萱草:代指母親。古代傳說萱草可以使人忘憂。游子出門遠行的時候,常常要在母親居住的北堂的臺階下種上幾株萱草,以免母親惦念游子,同時讓母親忘記憂愁。

  ②惄(nì):憂郁,傷痛。

  【譯文】

  早上在田野之上思念家人,夜晚在渡船上夢見母親。雖然離老家僅寸步之遙,卻因戰事緊急,只能是咫尺天涯,真是令人憂郁傷懷。

 

  久別離,別時小兒未解語。

  今日踉蹡庭下來,向人問爺淚如雨。

  ——摘自劉伯溫《久別離》

  【譯文】

  長久地別離在外,離家的時候,兒子還不會說話。現在兒子剛剛蹣跚學步就四處向人打聽父親,眼淚就像下雨一樣。